《薄爺,夫人她又震驚全球了》最新章節,楚寒,蔣柔兒 全文免費閱讀

      小說:薄爺,夫人她又震驚全球了

      小說:現代言情

      作者:南箋

      簡介:重生之后,她是傳聞中樣貌丑陋的蔣家繼女楚寒,是臭名昭著的混混頭子,是被眾人嘲笑上不得臺面的鄉野村姑。結果……黑客帝國大佬是她,醫術高超的神醫是她,神秘組織頭目是她,國際頂尖設計師是她……一稿難求的網文大神也是她……不僅如此,直到有一天眾人驚奇的發現,這個渾身馬甲的少女竟然還是帝京第一家族的少夫人……眾人跪地痛哭流涕:“大佬,惹不起……”薄景琛抬眸冷撇,偏執一笑:“惹我媳婦者,殺無赦?。?!”

      角色:楚寒,蔣柔兒

      薄爺,夫人她又震驚全球了

      《薄爺,夫人她又震驚全球了》第1章 前世今生免費閱讀

      楚寒死了。

      被自己的親生母親和那個所謂的繼父掏空了腎臟,曝尸荒野而死。

      前世因為自己的母親改嫁,年幼的楚寒被放在鄉下無人問津直到二十歲被接回帝京。

      原以為朱紅將自己接回去是為了彌補這些年的缺憾,可誰知……

      醫院里是刀劃破皮肉的聲音。

      因為確保手術的安全性,醫生沒有使用任何麻醉劑,硬生生的劃開了楚寒的身體,摘下了楚寒的雙腎。

      而一旁打了麻藥的蔣柔兒卻不停的掉著眼淚:“媽媽,我好怕,我會不會死啊……”

      “柔兒你放心,媽媽一定會讓你活下去的……”

      明明被忍受痛苦的人是自己,可是眼前的女人卻視而不見,只是看著蔣柔兒滿臉的心疼,仿佛被割腎的人并不是自己而是蔣柔兒。

      手術結束后的楚寒看著眼前渙散的燈光,她是要死了嗎?

      從醫院被推出來之后,楚寒如同沒用的垃圾一般被朱紅和蔣永豐扔到了野外。

      “行了,這個晦氣的東西終于要死了,也不枉我養了她四年,總算是保住了柔兒的性命?!?/p>

      朱紅尖酸刻薄的言語和臉上的嫌棄終于讓楚寒認清了事實。

      靈魂與肉體分離,楚寒看著那已經開始散發著惡臭的尸體,和臨死之前徹骨的痛意發誓,朱紅,蔣永豐,蔣柔兒,如果有來生,我定要你們血債血償,萬劫不復。

      許是老天開眼,等到楚寒再次醒來的時候,竟然重回到了十五歲。

      看著眼前稚嫩的雙手與河水中映襯出來的稚嫩臉龐楚寒笑了笑。

      那笑容妖治肆意與稚嫩的臉龐有著違和。

      “朱紅,蔣永豐,蔣柔兒,你們的苦日子來了?!?/p>

      五年之后西壩村。

      楚寒在木板床上睜開了眼睛,看著桌子上的臺歷,記憶中就是今天朱紅以要好好照顧自己為由將自己從鄉下接走。

      楚寒走出房間后,看著坐在門口小水池旁釣魚的頭上帶著大草帽的薛恒沒有出聲。

      “老四趕緊把飯端上來,小五起來了!”

      聽到身后的聲響,薛恒底氣十足吆喝著,光是聽聲音根本就不會知道這是一個年近六十的人吆喝出來的。

      薛恒是一個退了休的老師,在十幾年前來到了西壩村,后來收養了五個孩子,沈哲宇,葉錦佑,梁易辰,徐子沐,還有楚寒。

      徐子沐端著一早上從河里打撈上來的魚做成的魚湯來到了楚寒的面前。

      “快,小五趕緊趁熱喝,你最喜歡的,四哥可是燉了好久呢!”

      楚寒拿起勺子嘗了嘗,突然眼睛一亮。

      只見徐子沐邀功的說著:“嘿嘿,小五,四哥熬的湯好喝吧!”

      徐子沐剛說完,梁易辰直接拿著廚房里的空盆“咣”的一聲砸到了徐子沐的腦袋上。

      “少在小五面前邀功,那魚還是我抓的呢!”

      梁易辰就是看不慣徐子沐這幅總是在小寒寒面前邀功的模樣。

      “那你干嘛打我??!”

      徐子沐委屈的說著,明明小五沒來之前都是他們兩個睡在一個被窩里的,冷酷無情的男人,出了被窩就不認人了。

      原來五個人都是住在一間屋子里的,是后來楚寒來了薛恒才將房子重蓋的,幾人才有了自己的房間。

      “我說,你們兩個一大早上就跟兩個老娘們一樣嘰嘰喳喳的,還讓不讓小五吃飯了?!?/p>

      頃刻間一個身高一米八五的男人穿著白色的短袖,頭上戴著草帽,拿著脖子上的白色毛巾擦著汗。

      這人便是葉錦佑,也就是楚寒的二哥。

      “老大呢?不會又跑了吧……”

      看著孤身一人回來的葉錦佑,梁易辰忍不住問道。

      幾人當中就數沈哲宇最神出鬼沒了,一個月總是要離開這么幾天的。

      吃完飯之后,楚寒就坐在屋子里時不時看著墻上的時鐘,仿佛像在等什么人來一樣。

      西壩村村口,下了車的蔣柔兒聞著這撲面而來的魚腥味忍不住皺了皺眉頭。

      “你確定那死丫頭是住在這個地方?”

      一旁大著肚子肥的流油的蔣永豐看著身邊的朱紅問著。

      “你小聲些,難道想讓旁人都聽見嗎?”

      朱紅穿著白色蠶絲的連衣裙,腳上踩著黑色小羊皮的高跟鞋,那張保養得當的臉,一點也看不出是五十的人。

      的確他們這次來接楚寒回去就是為了讓楚寒給蔣柔兒換腎。

      因為懷孕的時候吃了太多的保胎藥,轉胎丸導致蔣柔兒生下來就身體孱弱,腎臟有問題,所以朱紅才想起了這個被自己扔在鄉下的女兒。

      西裝革履人模狗樣的一家三口便朝著私家偵探口中的房子尋去。

      村里的人,看著穿著怪異與整個村子格格不入的三人,也忍不住嘀咕了起來。

      朱紅臉上的嫌棄和那不知道哪來的優越感,更是讓村口的張家婆子李家嬸子看不過眼。

      在西壩村里兜兜轉轉一個半小時之后,幾人終于找到了那間不算太大的小土房。

      院子里的石桌子上擺著一排西瓜,葉錦佑的手中拿著切西瓜的大刀,利落的切著西瓜。

      葉錦佑的后面跟著梁易辰,梁易辰的工作則是負責將分成一半的西瓜擺放整齊。

      楚寒的工作就更簡單了,只需要拿著勺子將每個西瓜的心挖出來送進嘴里就好了。

      看著楚寒一臉幸福的表情,幾人都寵溺的笑了笑,薛恒更是背著手走到了楚寒的面前:“小五,這么好吃嗎?”

      楚寒心滿意足的點了點頭,隨后將手中的西瓜心送到了薛恒的嘴邊。

      蔣柔兒看著吃個西瓜就樂的不知東南西北的楚寒輕蔑的笑著,妝容得當的臉上更是有著不屑。

      就這種土包子也配和自己當姐妹。

      朱紅似乎是察覺到了蔣柔兒的想法,低聲的勸解著。

      “柔兒乖,如今我們還要指著她給你換腎呢,所以我們就忍耐一下好嗎?”

      叮囑完蔣柔兒之后,朱紅就換上了一副眼淚汪汪的樣子,那架勢,知道的以為是來找女兒的不知道的還以為誰家死人來吊喪來了呢!

      “小寒,我的孩子?!?/p>

      看著聲情并茂,眼淚如同屋檐上的臟水一樣噼里啪啦掉下來的朱紅,楚寒面無表情心中卻冷哼。

      重活一世,這個女人還是沒能改得了這喜歡唱戲的做派。

      “嚎什么呢,哪來的瘋婆子,你丫的在這吊喪呢??!你是死爹死媽還是死老公了……”

      梁易辰看著上來二話不說直接狼嚎的朱紅,出聲質問著。

      原創文章,作者:南箋,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quadforce1.com/?p=4938

      發表評論

      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日韩欧中文字幕精品,暖暖视频免费高清视频下载,中文字幕亚洲欧美日韩2019,中文字幕www.影音先锋,欧美最猛性视频另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