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三生 有求必應》最新章節,陶元,艾雅 全文免費閱讀

      “ 我不行了,我不行了……”某別墅里,林正軒赤著身子發瘋打著兩個性感暴露的女人。

      張兵、李樹失魂落魄地癱坐一邊——他們都不行了。

      張兵和李樹算得上三流的古武高手,在這海市東城也是小有名氣的狠人,苦練了四十多年的硬氣功,可現在連氣都運不上,成了廢人。

      黑狼狗走過來,看了看張兵與李樹腹上那個針眼大的紅點,一臉的不相信:“就這樣,張大哥的修為就沒了?!?/p>

      “那人相當的邪門。速度快準狠,我們……”

      “你們是廢物,是飯桶!”林正軒雙眼通紅,指著黑狼狗無比兇狠地吼著,“做了他,做了他全家?!?/p>

      “三少,冷靜!”黑狼狗說:“既然張大哥跟李大哥都不是那家伙的對手,我們冒失地沖到人家里或者店里,受傷什么都不說,更主要是搞不死他,他反而會找上門來?!?/p>

      “你就是怕死?!绷终庪m然這樣說,語氣卻冷靜了一些。

      “我的想法三少你先找幾個中醫來看看,這事應該有得補救,至于怎么搞死那家伙。最好讓大少爺出馬,畢竟他的手段更高明?!?/p>

      “大哥?!”林正軒嘴角勾起一絲壞笑,“看那家伙怎么死?!?/p>

      林家另一處別墅,燈火通明。

      幾只體形碩大的藏獒在對著門外不停兇叫,讓林正軒一行幾人也只得在保安帶領下,不敢喘粗氣地小心走過。

      這別墅的客廳是個拳擊臺,上面一個一米八多的亞洲人在跟兩個兩米多高的非洲人在對打著。

      從雙方身上掛的傷來看,他們應該打了好一陣了。

      一個黑人一拳打在了亞洲人的胸口,亞洲人剛退后站穩,另一黑人又一拳打了過來,只是這次,他一閃躲開,快速的左右擺拳給與還擊,終于一拳打在了那黑人的脖子上,將其KO,那黑人還未倒地,他已將拳頭打向了另一黑人。

      兩人你來我往雙打了兩三個回合,亞洲人找準個機會,一拳將黑人擊倒在地。

      林正軒馬上拍掌說:“好,大哥當之無愧無冕之王?!?/p>

      這亞洲人就是林家大少爺林正東。他擦著臉上、身上的血跡汗水,給了林正軒一個鄙視的眼神——林大少爺是以拳頭說話的人,他看不起這個弱不經風整天只知道花天酒地玩妹子的三弟 。

      林正軒早就習慣了大哥這樣的眼神,干脆示弱哭了起來:“哥,大哥,你的為我做主,我被人打了?!?/p>

      林正東沒好語氣的說:“你不是有兩條狗跟著嗎?他們也是有點能耐的?!?/p>

      “他們也廢了?!?/p>

      “哦,有點本事?!绷终龞|停了下來,“他們多少人,什么來頭?”

      “就一個二十來歲的家伙,裝的不會武功,卻會使暗招,”林正軒哭腔說,“大哥你就多叫幾個人,做了他?!?/p>

      “二十來歲的小毛孩,能有多大的本事。讓我去會會他?!?/p>

      “那家伙很邪門,拿根針專扎人肚子,你要小心?!绷终幷f完轉身對黑狼狗瞪眼說道,“盡快找到他來告訴大哥?!?/p>

      黑狼狗低頭說了句“是!”便退下了。

      夜,某公園的球場。

      陶元跟伍六一在對練著。

      一個晚上下來,伍六一被陶元打得懷疑人生:以前的弱雞怎么突然變得這么強,帶球突破,三步扣籃,三分球順手而來。

      其實陶元只展現了不到十分之一的實力,不然,火力全開他能虐得跟伍六一朋友都沒得做了。所以他更多的時候是想怎么讓伍六一有表現的機會,照顧他的感受。

      “幾點了?怎么這公園看不到人了呢?”陶元看看四周再無別人,好生奇怪,要知道平時這球場是要排隊來打球的。

      “天冷吧,再來!”伍六一說完,就看到一個大高個進了球場。于是揮手說,“兄弟,你這塊頭夠強,來一起玩?!?/p>

      這大高個就是林正東,他微笑的走來,接過伍六一傳過來的球,雙手一壓,“嘣”的一聲:球爆了?。?!

      “你……”——就在伍六一驚訝之時,林正東一掌打過來,直接把伍六一打昏在地。

      “你……”陶元眼里的害怕多過惱怒。

      林正東打量著陶元,冷冷地說:“小子,聽說你很能打?”

      陶元本能的退后著:“你是誰,想干什么?”

      “打架,想跟你打架?!绷终龞|脫下衣服,露出了他腰間的拳王腰帶——他自然聽黑狼狗說了對方用針扎人肚子的事。對想得到的危險有所提防是一個武者必須做的事。

      跑——這是陶元的本能反應。只是他剛跑到球場門口,就被身后的一拳打飛在地。

      “喲,老三騙我吧?!绷终龞|看著倒在地上的陶元說,“感覺我在打個廢物?!?/p>

      痛!——陶元朝門口爬著,嘴里在嘶啞叫著“救命”。

      “太失望了,還真是個廢物!”林正東一腳踢了過來。

      陶元腦海其實閃過了怎么躲閃的念頭,可他此時已嚇得全身在發抖,任那一腳踢在自己身上。

      陶元倒在球場邊的鐵絲網上,一口血噴了出來。而這刻他卻變得異常的清醒:怕沒有用,只有反抗才有活路——他看到鐵網纏著的鐵絲,嘴角勾起一絲笑容。

      林正東揉著拳頭,搖頭走過來:“來都來了,怎么也得把你打出個形狀來……老三那家伙,我也會給他個好看?!?/p>

      林正東揮起手,一拳重重的打了出去。

      可是,明明近在咫尺的那個廢物卻不見了。而這時,肚子上傳來一陣疼痛。低頭看去:一根鐵絲扎穿了他的拳王腰帶。

      而那個廢物蹲在離他三米遠的地方,喘著粗氣。

      “你死定了?。?!”林正東咬牙將刺穿腹部的鐵絲扯了出來,纏在手掌上。手掌一握成拳,兩根鐵尖露了出來。

      陶元望著那滿眼怒火,一步一步朝自己走近的大塊頭,心里還是害怕占據了一大半:怎么辦,剛才那鐵絲應該拿在手上的。

      林正東雙手一用力,頓時青筋突起。他一步一步慢慢的走著,看到腳下的廢物身子在發抖,眼里充滿恐懼。心里頓時生起一種快|感,慢慢地吐出六個字:“弱者,就該去死!”

      他雙手高高舉起,正要狠狠打落下來,突然胸口一悶,咳嗽了起來。

      于是,他重重落下的拳頭,只是讓他踉蹌的撲了下來。

      “怎么回事?”林正東用力想站起,卻是咳嗽不止。

      陶元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可這時他只想快點離開這。于是壯起膽子裝出兇狠樣子:“不管你是誰,不要再來惹我!”

      林正東從未有過這種無力感和恐懼,此時他真的連站起都很吃力,只得看著陶元帶著伍六一離開。

      “先發生了什么事,”伍六一邊吃著面條邊說,“我好像被人打了?!?/p>

      “被一個家伙撞了一下,你就昏了。好弱?!碧赵桓艺?。

      伍六一按著陶元臉上的傷,呵呵地說:“你也挨揍了是吧?!?/p>

      “我們被趕出了球場?!?/p>

      “靠,下次被我看到,揍扁他?!蔽榱话衙鏃l卷在筷子上,大口吃下,“你爺爺說我是百年難得一見的練武奇才。等我學術有成,再打回去?!?/p>

      陶元忙點著頭,他的確聽爺爺說過伍六一的是塊練武的料。至于是不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奇才,那就另一說了。

      “你說那家伙是誰呀?”伍六一問,“我最難受的不是挨打,而是被誰打了都不知道?!?/p>

      “不知道!”陶元失神的說??墒撬睦镆巡履羌一飸摼褪橇旨掖笊贍?。畢竟林大少爺在海市東城算是小有名氣,還有這幾天自己跟林家三少爺已經接觸過生死兩次了。

      林家,我惹得起嗎?

      這一夜,陶元睡覺之前,懷里抱著入睡得是一瓶爺爺泡了虎骨豹膽的酒。

      他想酒能壯人膽,他現在最缺的是膽。至少不能看到危險就四肢都無力,全身冒冷汗,想跑都邁不開腿,這感覺很不爽,很丟人。

      而這夜,他在夢中,看到了戰爭,那些見人就打殺的軍士燒了他的村莊。

      他被那個經常欺負他的小子抱著跳進了枯井里……

      原創文章,作者:風燈客道歌,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quadforce1.com/?p=707

      發表評論

      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日韩欧中文字幕精品,暖暖视频免费高清视频下载,中文字幕亚洲欧美日韩2019,中文字幕www.影音先锋,欧美最猛性视频另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