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節教育,不開學了

 人參與 | 時間:2022-08-11 11:27:53

  6月16日,不開學了字節跳動HR在線上召開集體會議,字節教育宣布字節跳動教育條線的字節教育大調整。根據協議,不開學了字節會給實習員工N+1賠償,字節教育正式員工則為N+2,字節教育當即通知關閉飛書,不開學了郵寄所有辦公用品。字節教育收到消息后,字節教育有員工忍不住感慨人生無常,不開學了也有人因此雀躍,字節教育“可以轉崗到更核心的字節教育部門了?!本拖袷遣婚_學了一個時代落幕了,字節教育的字節教育同學們,再也不用“開學”了。字節教育

  撰文/ 《財經天下》周刊作者 趙子坤

  編輯/ 董雨晴

  突如其來的告別

  北京E世界財富中心的字節工位空了一片。這棟毗鄰中關村大街、中鋼國際廣場,和海龍大廈并肩的寫字樓,距離地鐵4號線中關村站僅400米。這里也是北京教育的中心點。

  “昨天還在錄課,今天就通知走人?!币晃淮罅逃龁T工感慨,“人生無常啊?!?/p>

  《財經天下》周刊從多處信源了解到,字節跳動已確定大力教育整條業務線裁撤,只留下小部分人“收尾”。另外,字節教育一號位陳林或將離職?!包S金源那條線(K12)也肯定是沒有了?!币晃粌炔繂T工透露。

  一位在去年12月底離職的員工透露,字節教育早在年前就裁員了兩波,此次裁員僅保留了一些高中數學、物理老師,“說過保留數學是想再迭代看看,可能是個火種吧?!?/p>

  消息是逐漸蔓延開的。先是在6月9日,有接近字節跳動的人士告訴《財經天下》周刊,字節教育再度生變,裁撤之日已經不遠,但當時具體的方案還未完全落實。6月14日(周二),社交平臺上陸續出現了“字節教育線大地震”的消息。一則流傳在員工間的消息稱,HR們正在預訂會議,分批次約談員工,將分別在6月16日(周四)和6月20日(下周一)談完。

  “當天開會,當天就要走人?!币晃粍倓倕⒓恿瞬脝T會的實習員工王琳(化名)說,自己所在的上海團隊整體被裁掉,此前就感知教育線在分批次裁員,“今天應該一下走了上百人?!?/p>

  王琳是今年入職字節的00后員工,她推掉了手頭幾個offer,最終選擇入職字節?!耙驗橹霸谛〖t書上刷到很多人曬字節福利,特別羨慕,一直想來?!北焕M會議的前一分鐘,她還滿懷期待,以為HR“是要通知上海復工了”。

  據《財經天下》周刊了解,6月16日中午,HR在線上召開了集體會議,給實習員工的賠償是N+1,正式員工N+2,當即通知關閉飛書,郵寄所有辦公用品,并于當日7點將離職員工的飛書賬號注銷。王琳看到,很多員工在飛書上留下了私人微信。

  此外,除部分技術、產研崗,其他崗位都沒有“活水”資格,直接被通知拿賠償走人。而留下來的人,也尚且不知去向何處。

  同樣還在焦灼等待的是校招生。他們本應該在7月入職,但目前得到的回復是:業務沒穩定,繼續等通知。一位校招生說,當初面試時,對方還承諾,“教育會持續投入?!?/p>

  “大力沒了是好消息,我們(應屆生)能直接打包進成熟業務?!币晃辉疽肼毥逃龡l線的校招生說,這幾天大家奔走相告,一方面惴惴不安自己的offer是否還在,一方面又有些高興,“本來就是想先進來,再活水去別的崗位的?!?/p>

  一種流傳在員工內部的猜測是,字節是為了籌備上市,正在逐步甩掉不賺錢、不盈利的項目。能夠證明他們猜想的另一個信號是:字節的游戲部門也正在裁員。

  《財經天下》周刊就以上消息向字節跳動方面進行求證,截至發稿,尚未取得回復。

  無處安放的CEO

  陳林最后一次出現在公眾視野,是在字節跳動十周年活動(3月25日)上,當時,六大事業部負責人都到場了。

  在這場會議上,陳林首次提出字節教育的用戶群體是“大眾用戶”——這顯示了在線教育的轉型已到了無法再細分的地步。2021年7月“雙減”政策落地后,字節跳動教育業務重點從覆蓋低幼 、中小學的學科業務拓展到覆蓋群體更廣的職業、職場以及進校教育等業務。

  同年8月,伴隨著大力教育管理團隊一封離別信的發出,大力教育正式開啟了大規模裁員。當時就有內部人士透露,“除了因學生需要服務而留下來的部分員工,其余都將被裁員?!?/p>

  大力教育最早誕生于2020年10月,由字節跳動核心員工陳林掌舵,出任CEO。該業務整合了字節旗下20多個教育項目,從pre-k到K12,重點對標猿輔導、作業幫等頭部在線教育公司。彼時,陳林提到,“軟硬兼施”是字節跳動在教育領域的策略之一,為此,字節還推出了首款智能硬件——大力智能學習燈。

(圖為售價區間在799-1698元的大力智能學習燈,圖源/大力智能學習官網)(圖為售價區間在799-1698元的大力智能學習燈,圖源/大力智能學習官網)

  “未來三年,我們每一年都是巨額的投入,甚至到第三年,我們都沒有盈利預期?!?020年的那個夏天,陳林在一場演講上如此“暢想”。

  那時,字節的強中臺能力也能給予了新業務技術支持,大力智能作業燈就“受益”于AI Lap技術,包括硬件中臺和供應鏈。這盞“燈”也是“雙減”政策后,尚且保持微弱光亮的“教育獨苗”,也被寄予教育業務朝硬件方向轉型的厚望。

  除了教育硬件外,陳林曾在新員工培訓上提到,轉型重點是做好內容和產品,打進家庭教育和進校場景。當時一切看起來還頗有希望,即使在線教育行業的“大頭”已被砍去,但字節的教育夢還未完全宣告破碎。

  但現在,隨著又一輪裁員的來臨,三年期未滿,字節的教育夢最終畫上句號。

  2012年時,今日頭條(2018年改名為字節跳動)成立不到兩個月,就收購了一個做漂流瓶和天氣應用的小團隊,陳林是團隊創始成員之一,隨著這次并購其加入了字節跳動,自己也完成了從iOS研發到產品經理的轉型。9年來,陳林先后擔任多款字節旗艦產品的產品經理。張一鳴卸任后,他接手今日頭條,擔任CEO。

  陳林出身于教師家庭,自稱是“教育改變命運”的受益者,他在2019年推掉所有其他工作,all in教育。

  也正是這一年,朱文佳接替陳林負責今日頭條,陳林則把重心放到創新業務上。當時據媒體報道,內部人士透露,陳林原本在下一階段的目標是“為字節跳動跑出第三個DAU過億的產品”。此前,兩款DAU過億的產品分別是今日頭條和抖音。

  如今,張楠掌管字節的核心業務。放眼字節跳動整個組織架構,陳林的位置顯得無所適從?!八蟾怕适侵苯印诵荨?,確實沒有更合適的位置了?!币晃蛔止澋膬炔咳耸坎聹y。內部有風聲說,大力教育自去年8月大裁員后仍保留了一部分業務,“字節教育撐到了現在,也有部分原因是陳林在堅持?!?/p>

  最后一個巨頭的收縮

  字節八周年慶時,張一鳴在一封公開信中宣告,教育定位為“公司未來三大關注重點”。

  當時的背景是,在線教育產品最大的痛點在獲客,字節的強大自有流量可以支持,再加上教育是一個高客單、高復購的長期型產品,從業務邏輯上來看,布局教育是一步好棋。況且當時在線教育賽道一片火熱,一個夏天就燒掉了數十億的資金。

  大力教育專注于“大教育”領域,版圖不斷擴張:pre-K、K12、素質教育、教育信息化、智能教育硬件、成人教育等均有涉及。上述業務布局中,含金量最高的一塊,公認是pre-K和K12賽道,但也是“雙減”政策的“重災區”。

  2021年5月,北京市市場監管局對“猿輔導”和“作業幫”處以警告并頂格罰款250萬元,連帶引發在線教育行業裁員潮。

  彼時,陳林的態度依舊堅決,在一眾裁員聲中反其道而行之,宣布大力教育沒有裁員計劃,還在爭取其他公司暫停入職的候選人,并于6月7日的全員講話中稱“公司管理層對教育板塊是非常有信心的,也有耐心,未來將持續投入?!?/p>

  三個月前,大力教育宣布將于未來4個月內開展一輪大規模招聘,目標一萬人,涵蓋教研教學、研發、運營、產品、設計等多個崗位。若此輪招聘完成,大力教育員工規模將超2萬人。

  可惜陳林的信心沒能維持兩個月,“雙減”政策落地,四天內教育行業上市公司市值蒸發超2000億人民幣??覆蛔〉拇罅逃坏脛冸x學科類培訓,進行教育業務轉型。調整后,字節跳動旗下的大力教育被劃分為智慧學習、成人教育、智能硬件、校園合作四大板塊。

  2022年,是字節跳動成立十周年。過去十年,在“大力出奇跡”的方法論下,字節的邊界不斷擴延。在相當長一段時間里,字節跳動只有技術、用戶增長和商業化三個核心職能部門,分別負責留存、拉新和變現。

圖源/視覺中國圖源/視覺中國

  去年11月,梁汝波接替張一鳴出任字節跳動CEO后,首次對字節組織架構動刀,明晰事業群邊界, 分為六個業務板塊:抖音、大力教育、飛書、火山引擎、朝夕光年和 TikTok。

  彼時,字節跳動的營收增速也有所放緩。據公開信息報道,字節跳動2021年全年收入約為580億美元,約合3678億元,同比增長70%,增速較2020年(111%)有所放緩。要知道,此前的幾年時間里,其營收增速都保持在200%以上。

  一個危險的信號也在逼近:去年11月,字節跳動曾在內部會議中提到,除抖音電商外,國內業務的廣告收入過去半年停止增長。

  據《財經天下》周刊了解,正在裁員的還有字節游戲業務。從目前的形勢來看,字節正在縮減除“大抖音戰略”以外的To C業務板塊。今年1月,字節的投資部門也有所裁撤,投資風格也變得更為謹慎。

  字節跳動的產品矩陣中,許久再未跑出黑馬??梢哉f,字節跳動的創新神話還停留在抖音時代,此后,包括社交、教育、游戲等諸多嘗試都被業內認為表現平平。

  久未上市的字節也開始著手尋找更適合的人選,今年5月,字節將抖音與頭條、西瓜、搜索等產品合并進同一業務線,打包成“抖音”集團,并任命有豐富IPO經驗的新CFO高準。

  一直以來,新業務扮演著字節跳動“增長發動機”的角色,而在眼下的收縮環境下,字節的擴張邊界也放緩了下來,大力教育所代表的“創新業務”也褪去了往日的光環。

  教培行業去向何處

  “都知道是政策因素,沒必要在這里諷刺了?!泵}脈同事圈里,陸續有被裁員的員工現身抱怨,拿起字節教育部門的代號“ZERO”開玩笑,引來一眾教培人的反駁。

  據官方說法,ZERO,代表創新,從0到1,也代表“歸零”的心態。它曾代表字節對教育業務“重新出發”的期冀,但現在看來,“歸零”似乎也成為了整個在線教育行業的一種狀態。

  去年夏天后,教培行業有數萬人告別。教培三巨頭,也各自走上不同的道路。

圖源/視覺中國圖源/視覺中國

  去年12月,作為教培三巨頭之一,好未來舉辦了一場體面的“告別會”,超2萬名員工參加。41歲的好未來創始人、CEO張邦鑫也出現在了畫面里,他說:感謝每一位認真堅持到秋季課結束的伙伴。

  當時,好未來仍舊有超過4萬名員工在職。在這場大會之后,好未來表示:“內部的老師只教到12月31日(2021年),之后會去非營利性機構?!倍@些去非營利性機構的老師都拿到了好未來N+1的補償。

  伴隨著裁員,好未來也將公司從中關村這個寸土寸金的寶地搬到了租金更便宜的清河。

  邁入2022年,3月之后,張邦鑫在罕見的對外發聲中表示,好未來將全面轉型,向科技服務和生命科學等方向發起探索。

  和仍在堅守教育的好未來一樣,高途押寶考研教育。今年5月,高途還首次發布考研白皮書,并提出“以兩年為期,成為考研教育行業第一”的口號。但在這個賽道內,已經有中公教育等公司林立,競爭依舊不小。

  體現在業績表現上,自去年Q3業務轉型后,高途的營收雖然大幅下滑,但卻實現了連續兩個季度的盈利。

  如果說混的最好的,只能是最近股價重新被爆炒的新東方,自打其旗下東方甄選直播間在一周前因雙語直播走紅網絡后,新東方股價五天暴漲了600%。新抖數據顯示,東方甄選直播間7天帶貨超1.7億元,漲粉近470萬,場均銷售額達2131萬元,累計觀看人次達1.27億。排在銷售首位的是一套售價129元的中英雙語詩畫集。

  新東方最早在2022年初宣布入局直播帶貨,俞敏洪親自帶隊,幾百名新東方教師轉型兼職主播,主攻助農直播,但成績始終不溫不火。當時,“新東方直播近兩個月僅銷售450萬元”的話題還一度登上微博熱搜。

  但就在默默堅持了數月后,2022年6月10日,一個尋常的周五,董宇輝的雙語直播突然竄上各大平臺熱搜,東方甄選直播間也直接火出了圈。

  看著新東方股價回到20美元時代,一位創業者不禁感慨,“俞敏洪呈現了一種勵志的人生?!?/p>

  即便如此,新東方的二次創業,卻無法給教培行業呈遞更多參考價值?!邦^部講師轉型帶貨直播爆火”的故事終究只適用于少數人。一位教培從業者表示,“就目前看來,新東方的模式,其它教培企業無法復制?!?/p>

  不久前,在接受媒體采訪時,高途創始人陳向東也表示,“我從1988年17歲時就開始做教育了,經歷了30多年的訓練,我的優勢毫無疑問就在這兒。同樣,高途也是一個為教育而生的組織?!边@一表態似乎從側面回應了高途仍會聚焦在教育賽道內,可是前途同樣充滿未知。

  如今,字節教育的落幕,更像是一個時代的告別,一種意識到無法逆流而上后無可奈何的妥協。在這個原本教育行業應該火熱的暑期檔,字節教育的“同學們”再也不會“開學”了。

 ?。ㄎ闹惺茉L者為化名,曾廣亦有貢獻)

頂: 2145踩: 62224